新闻中心
堵住苏伊士运河的不是货轮而是大国博弈!解析
时间:2022-06-23 10:04点击量:


  这条贯通苏伊士地峡、沟通地中海与红海的运河,提供了从欧洲至印度洋和西太平洋附近土地的最近航线,迅速成为全球最为频繁的航线,也成了地缘博弈的“战场”。

  就在日前,“长赐”号轮船在苏伊士运河搁浅,造成了造成200余艘船只堵塞航道。

  五角大楼发布声明:美国驻中东海军将派遣一支专家评估小组,前往苏伊士运河帮助疏通。

  急切地解决苏伊士运河堵塞问题,美国是在学雷锋、做好事,还是有其他考虑?苏伊士运河,又为何对美国那么重要?

  对于曾经辉煌一时的大英帝国来说,苏伊士运河是帝国的杰作,也是帝国余晖维系的“大动脉”和“生命线”。

  而航线上的法国商船,也牵连着法国的国家利益。爱丽舍宫向唐宁街10号传来了暗信:

  战争乌云笼罩在金字塔上,二战后的国际力量博弈,掀开了最为波谲云诡的一章。

  如果把视角放置在太空,俯瞰地球,会在欧亚大陆和非洲的上空,看到一朵盛放的玫瑰。

  列强染指,帝国争雄,是这块土地的宿命。从波斯居鲁士大帝,到罗马凯撒大帝,从大英帝国,到美苏争雄,莫不如是。

  打个比喻,埃及就像是埃及艳后,芳名在外,霸占她的英国、法国不想放她自由,美国、苏联却又觊觎她的美色。

  表面上看,纳赛尔收回苏伊士运河引英法众怒,是阿拉伯民族主义与老殖民主义的战争,但深层次地说,只是英法的老殖民主义与美苏的新殖民主义的对决。

  但对美国来说,英法毕竟是盟友,撕破脸等于祸起萧墙,背后敲兄弟竹杠,艾森豪威尔需要帮手。

  就在同一年的7月23日,纳赛尔带领自由军官组织推翻法鲁克王朝,建立埃及共和国,打出了鲜明对阿拉伯民族主义旗帜。

  艾森豪威尔意识到,纳赛尔和老殖民帝国英法的矛盾,可资利用。纳赛尔,就是那个帮手。

  1953年,艾森豪威尔派出国务卿杜勒斯,前往埃及,试图拉埃及入伙,“抵制一切自由人民的共同威胁”,但遭到纳赛尔的拒绝。

  推崇不结盟运动的纳赛尔,认为效忠美国“等于是自取灭亡,它只会削弱阿拉伯各国政府”。

  艾森豪威尔闻讯震怒,愈加扶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,并助推石油垄断资本进入中东,对埃及进行战略围困。

  此后,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向埃及驻加沙地带的陆军司令部,发动突袭,埃及向美国接连提出军购请求,却惨被艾森豪威尔果拒绝。

  因为这一天,纳赛尔向世界宣布,埃及已与苏联达成了一项金额达8000万美元的军火贸易协定。

  老谋深算的纳赛尔似乎料到了白宫的慌乱,一份贷款申请,被纳赛尔签署发向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。

  “埃及修建阿斯旺水坝,向世界银行请求13亿美元的贷款,总统大人,我们要援助他们吗?”

  此时的美国,对苏联利用“军援”打入埃及惊恐不安,似乎打算采取“经援”来挽回其军事讹诈的失败。

  以今视昔,不得不产生一种马后炮的感慨——艾森豪威尔对埃及的友善,不过是为了给盟友英国挖坑。

  对于当时的美国来说,埃及不必伊朗,有美国巨大的战略投入,真正占着这块势力范围的是英国。

  英国政府是运河公司最大的股东,占有44%的股份,法国私人公司占有50%的股份,而美国在运河公司的投资微不足道。

  美国进口的石油只有15%是通过苏伊士运河的,而英国进口石油的一半以上要经过这条运河。

  “埃及一定要建造阿斯旺水坝,即使不得不用铲子挖,也要把它造起来。”纳赛尔的愤怒扩散到了整个埃及。

  “收回控制在西方财团手中的苏伊士运河公司,以运河的收入作为修建阿斯旺高坝的资金。”

  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,这对美国的伤害有限,但却严重伤害了英法的国家利益。

  艾森豪威尔在1956年7月31日致信英国首相艾登:“为保护国际权利而最后不得不使用武力的可能性”。

  同一天,国务卿杜勒斯飞抵欧洲,向英法外长表态:“一定要让纳赛尔把正在打算吞进去的东西吐出来”。

  第二次中东战争爆发。既有的势力秩序被打碎,苏伊士运河成了埃及和英国的楚河汉界,分道扬镳已是必然。

  英法两国怎么也不会想到,怂恿自己开战的老大哥美国,却在战争爆发后的联合国大会上,呼吁英国不要使用武力。

  其后,联合国国大会紧急会议以64票赞成,5票反对,通过了美国提出的埃及停火决议。

  战争打响一周后,11月6日,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,英法两国被迫停火,以色列也在11月8日撤出西奈半岛。

  这场被操盘的军事行动,被始作俑者暗算。英法两国,一败涂地,既有的势力秩序,彻底崩溃。

  运河危机发生后,美国趁机与埃及改善关系,美国国际合作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埃及的经济援助极速增加。

  其后,苏伊士运河上空,便飘扬起一面隐形的美国国旗,尤其在1978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,美伊交恶,苏伊士运河更是成了美国石油等战略资源的重要通道。